第三二七章 法身已成任自在 出云国中魔道传

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皇宫上,虚空中,莫名响彻玄妙的经文,似是千万的生灵在低语,呢喃,诵读,继而有千姿百态的画面跟随,重叠交错,真真假假。

经文声里,难以形容的幽色弥漫过来,自四面八方。

整个天地,仿佛拢上一层黑纱,光怪陆离。

以皇宫为中心,辐射整个京都,再到外面,士农工商,男女老幼,在这一刻,只觉得后背一寒,如同有眸子睁开,正在窥视,可回过头去,却又空无一物。

“呼呼呼,”

人们抱着肩头,相互打招呼,道:“初春的天冷啊。”

“是啊,春寒料峭。”

“背脊都发寒。”

“都一样。”

路上碰到的,嘻嘻哈哈打个招呼后,再离开。

“嗯?”

京都外,水榭楼台中,谷茗雨换了一身裙装,发髻挽起,斜插一只簪子,她正懒洋洋地倚在榻上,看外面春水澹澹,波光粼粼,琼鼻黛眉,精致如画。

经过?#27426;?#26102;间的休养,她阴神的伤势大为好转,此刻正在晒太阳。

可在此时,突然间,谷茗雨细?#32487;?#36215;,她突然发现,自己的念头在?#26469;?#27442;动,以往平静如井水的心境泛起波澜,像是楼台外的春水。

荡漾,晕涟漪,千头万绪。

“心神不稳?”

谷茗雨俏脸变色,马上坐直身子,默念咒语,浮生宗传授的静心凝神的法门自心头而过,极力压住念头的躁动。

可躁动突如其来,不可思议,整个娇躯仿佛着火一样,熄灭不了。

而且在自己耳边,响起莫名的呢喃声,还有古怪的笑声,声?#31932;?#32819;,却又听不出男女,却勾动自己升起的躁动,由火芒变成火苗,即将成为熊熊燃烧的火焰。

实际上,不止谷茗雨,凡是在京都附近的仙道中人,眼前莫名出现幻觉,耳朵中也是不同样的呢喃声,人若在火焰里,七情六欲焚身。

胡思乱想,在这一刻,身上的气机都有不稳的趋势。

众人都是非常恐?#28601;?#21364;又阻挡不了。

下一刻,只听雷鸣一起,诸邪退散,身上的躁动消失得无影无踪,他们茫然地相互看了一眼,只觉得错觉一样。

当然?#30343;?#38169;觉,因为在皇宫上空,肉眼难见下,李元丰凭空而立,身姿如松,背后六重光晕轮转,幽幽深深,鬼?#20302;仿?#34255;在里面,发出[email protected]@的声音。

每个刹那,李元丰的身子周围都有经文浮现,奇形怪状,真虚变化。

他看了京都城外一眼,收回目光,轻轻一笑。

自己刚从晋升法象境,凝聚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,气机发出,不自然间影响到京都外的那几个仙道人,要?#30343;?#33258;己?#20174;?#30340;快,将气机收起,恐怕他们已经走火入魔了。

“法象境,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。”

李元丰面带笑容,手一招,身上的法衣抖动,有一种凝实的感觉,他握了握拳头,感应到从上而下的力量。

不提晋升后掌握的各种各样诡异的神通法术,只凭此法身,自己就可以施展近身搏杀之术,睥睨纵横。

要知道,在天界和地仙界,自?#21512;?#26469;是?#36234;?#36523;搏杀闻名,能够发挥出鬼车不可思议的天赋。

想到这,李元丰大袖一摇,落了下去。

正?#24773;好?#21069;,门前多竹,婆娑有姿态。

风飒飒的吹,枝叶倾斜绿云。

丞相秦何正从外面走过来,猛地一抬眼,发现有一人,他仔细看了看,才认出是李元丰,连忙上前几步,道:“君上,您怎么来这里了?”

“闲的无?#25314;?#20986;来走一走。”

李元丰的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在此,恍若肉身,念头所到,能够让肉眼凡胎的丞相秦何都可以看到,没有任?#25105;?#24120;,他摆摆手,问道:“丞相急匆匆入宫,可有?#20081;?#31104;告给孤王?”

“君上,”

丞相秦何略一沉吟,组织语言,小心道:“香火神灵这么多年来蛊惑了不少的信徒,他们目无法纪,冥顽不灵,现在被抓起来,关入牢房中。”

秦何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?#30343;?#19968;下?#24188;?#30340;人太多,牢房已经有点拥堵。”

说到这个,秦何不由得抹了把汗。

出云国这么多年来,真没有这?#21019;?#30340;行动,现在牢房人满为患,看守的人严重不足。

“香火神灵已经?#28216;?#20204;出云国中消失。”

听到这个,李元丰笑了笑,道:“再加?#20185;?#24217;已毁,神像被砸,没了立世的根基,些许被邪神们蛊惑的愚蠢之辈,起不了什么作用。”

“简单甄别一下,除去几个拒不认错的,其他只要肯认错,直接放他们出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秦何答应一声,开口道:“君上仁慈,那些人肯定得感恩戴泽。”

“这个无关紧要。”

李元丰晋升法象境后,底气更足,随意挥洒,对秦何道:“丞相,以后这般事务你自行处理即可,不用报给孤王决断。”

“只要丞相记得,不管做任何?#25314;?#20570;任何决断,绝不可违背我前段时间颁布下的国策。”

“国策不可违背!”

最后一句话,铿锵有力,蕴含威严。

丞相秦何连忙躬了躬身,道:“臣明?#20303;!?br>
?#30343;?#23545;于李元丰的放手之?#25314;?#20182;还有点疑问。

要是真按照国君所讲,自己这个丞相的权力未免太大了,简直如摄政一样,不知道的都可能认为自己要架空皇室,进行篡位了。

莫非是在?#34164;?#33258;己?

看一看我有没有野心?

李元丰何等修为,自可感知出秦何的顾虑,道:“孤?#30343;?#36213;德昌,没有那么多帝王心术,也不需要?#34164;?#19998;相你。很快,孤王会亲自下旨,让丞相你总揽朝政,然后下面设内阁,让德妃,天露郡主,智郡王,加入,辅助丞相你管理朝政。”

“至于孤王,”

李元丰神情有点莫名,似笑非笑,道:“就居于宫中,养养花,逗逗鸟,体会一下无为而治和垂拱而治。”

“哈哈,”

李元丰说完,打发丞相秦何走,道:“丞相?#19968;?#21435;,很快?#31361;?#26377;旨意到的。”

凝聚出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后,他修为大进,少了很多?#24605;傘?br>
回到皇宫后,李元丰传音让谷茗雨等人来。

时机成熟,该在人间界建立心魔一脉了。
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
时时彩后一七码万能码 体彩福建31选7预测 赛马会六肖网站有哪些 纳音双色球 欢乐斗地主2016老版本 快乐十分容易出的5个号 任三胆拖 棋牌推广真的难 稳胆推荐预测 足球技巧射门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新时时彩任选 贵州快三玩法规则 360双色球ac值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视听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