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不可一世

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首尊话音?#31456;洌?#22278;形墙体八十丈位置,极其耀眼醒目的的透体白光乍现,一个厚实无缝的地面就这样凭空出现,让西骁再次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尔后跳灯开始快速?#20102;福?#27627;无规律可循,显得杂乱无章。

    一个弹指后,跳?#20973;?#27490;,于西骁所在房间的左首七丈外长明。随后该处房门缓缓升起,从中走出一个身穿蓝衫的矮小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长脸鹰鼻,窄眼薄唇,皮肤蜡黄,身高不足五尺,却双持六尺银色细剑,西骁见过此人,正是都卫府副都卫长。

    矮小青年身手极为灵活,才出了房门,便双剑点地,身子倒立而起,猛然一个下压,将双剑压出几近半圆的弧度,尔后借力划出一道优美弧线,整个人向场内纵出十余丈距离。

    左足刚点地,矮小青年便借势向前继续快速突进,双足连动,几个呼吸便奔到了场中,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跳灯又再次开始了快速?#20102;福?#19968;个弹指后,于西骁正对面左上位置长明。

    随着房门开启,一名身着黑色紧身绫罗的少年随之跃出,并未携带任何兵刃,也没有任何花哨动作,双足飞速点地,同样是也是几个呼吸便奔处近七十丈距离,于矮小青年对面站定。

    双方互相作揖,之后少年低喝一声,双掌泛起刀状银光,道道寒芒流转。

    “手里刀!”西骁看出这是五车阁上品攻击功法,炼化海之精元并以手为刀,与自己修炼的元甲天罡经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见少年祭出功法,矮小青年也不客气,率先发动了攻击,手持两柄细长利剑快步奔来,并朝着少年胸前点来。

    待细剑袭至,少年向右错步侧身避开,右手顺着剑脊快速划过,朝着对方?#26412;?#22788;削去。

    青年一击不中,看到对方右手刀压着自己右剑袭来,连忙提起左剑刺向对方下腹。

    少年似是早有所备,对方左剑刚提起,左手刀便被快速下扫,轻松将对方左剑格开。同时右手?#24230;?#21183;非但不减,更是陡然加速,眨眼便削至对方喉头一寸之处,攻击手法极为凌厉。

    青年见对方攻击成熟?#32654;保?#19982;相貌年龄完全不符,才知对面是身经百战之人,战场经验极为丰富,自己?#26434;?#19981;慎之下,立马便落了个下风,心中不敢再恋?#21073;?#24613;忙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少年所使功法本就贴身而战之术,此?#40763;?#24471;先机,见对方向后退去,岂能轻易放过,紧紧靠了上去。

    场上形势开始呈现青年退、少年靠,半柱香后,青年依旧不能摆脱少年,细剑无法发挥半点长度优势,反而成了累赘一般,让其开始手忙脚乱起来。

    ?#27490;?#20102;半分时,少年看准机会,左手刀划过对方右腕,一道鲜血飙出,右手细剑脱手飞出,于两人一丈外坠落,发出玎珰一声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少年并未显露一丝一毫地兴奋或者喜悦,神色平静如水,继续挥动手里刀发动连续攻击。

    “战斗素质竟能如此之强!”西骁都感觉?#34892;?#38663;撼了。

    换做常人,一击得手,总是忍不住看一眼自己所造成的伤害,一来验证自己的功法威力,二来则是预判战场形势,而像少年这般,思绪不起任何波?#21073;?#29369;如一个冷血杀手,不是简单几场战斗就能淬炼的,那是经历数次生死,?#24418;?#30340;“止水之道”!

    几个呼吸后,青年左腕再中一刀,又是一线鲜血撒出,手中细剑随之掉落。

    “我?#40092;洌 ?#35265;少年依旧毫无波澜地继续突入,右手刀向自己?#26412;?#22788;劈来,青年面露惊恐之色,急忙撤步并大声惊呼道。

    少年听得此言,方才收住攻势站定,化去手里刀,看着对方激活“回阵”并消失在竞技平台后,也激活回阵消失在了平台。

    “第二组比赛开始。”首尊声音响起,跳灯开始继续?#20102;浮?br />
    此战是法术流对战敏捷流。一名高壮青年手指一点,便幻化出数枚短剑,不停上下翻飞,攻击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对面则是一名使?#28783;?#22320;瘦小女子,身法灵活程度绝对不亚于第一组的两人。

    激战数个回合后,青年幻化出的短剑已逾百数,俱是锋利无比,且每把短剑都自成攻击角度,宋琪逸虽能祭出千根金针,但只能统一行动,相比之下攻击力就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果不然,两人出场不到半柱香,瘦小女子就?#27426;?#21073;数?#20301;?#20260;,白色丝绸中绽放出朵朵血花,却是无法近身青年周身一丈范围,只得神色黯淡地激活回阵主动?#40092;洹?br />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场比赛,战况极其惨烈,特别是力量流之间的碰撞,常常是一方昏死过去,只得由首尊操控格宫阵将其移出?#20219;?#22330;。

    “嗯?”正当西骁在脑中不停回放每场比试的精?#25163;?#22788;时,面前的墙壁亮起通体黄色,?#20013;?#20102;一个弹指后,黄光与墙体一同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西骁一个跳跃来到?#20219;?#21488;,站稳脚跟抬头一瞧,左上方位置跃出一个方脸圆眼,虎背熊腰的青年,只见其身着赤色铠甲,腰悬七尺宝剑,后背弯弓箭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!”西骁一眼便瞧出,此人正是王授院学员比?#20113;?#38388;,自?#21644;?#20986;龙宫?#24418;?#31934;元之时,与凝儿郡主一同呵斥自己的男子。

    其父是在外领兵的十一?#21453;?#23558;军之一的四平将军,乃逆海境?#31354;擼?#27492;人是其父麾下的统领,?#22871;?#33258;己的父亲的关系,在军中极是嚣张?#21709;瑁?#24403;时由于修为境界相差太大,无法感知对方等阶,此时才知是个深海九重?#25345;?#20154;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对方明显也认出了西骁,先是一个惊讶地表情,转而又尽显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“强行依靠丹药提升修为境界,真是愚蠢!”男子嗤鼻:“上次有凝儿拦着,这次...哼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西骁淡然回道,表现得极为?#31085;粒?#30524;皮都懒得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个庶出的废物!”男子见西骁当自己说话如同放屁,更是暴怒:“今天就让你见?#37117;?#35782;老子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话音?#31456;洌?#21482;见男子右手快速取下后背弯弓,左手从翠绿色箭筒中取出三支精钢铸造的箭矢,一个后跨步拉满弓弦。

    弓弦通体乌黑之色,显得极为老旧,可其散发的远古之气却是?#23545;?#33633;开,绝非寻常之物,三只利箭的四棱箭尖俱是寒霜流动、锋利无比,箭羽则是由上古异兽羽毛所编织,其上隐隐有风吟之声。

    “杀!”随着男子一声暴喝,三只利箭瞬间疾速射出!一刹便奔出五丈有余,带出一道浅色黑线。

    两人本就相距不过十余丈,按说正常比试,双方都应做起手?#21073;?#30830;认对方做好准备后再行发动攻击,而男子却全然不?#27515;?#33410;地倏然发起了攻击。

    西骁再次见到对?#21073;?#24515;中虽有一丝芥蒂,但也很快释然,毕竟偏袒自己心爱之人,本也无可厚非,可对方见到自?#28023;?#21364;是犹如见了死敌一般,情绪几近失控。

    ?#26263;背?#21463;欺负的人是我?#21073;?#19981;应该是我先发疯吗?!”西骁苦笑道,见三只利箭朝着自己的双目与眉心处激射而至,只得连忙祭出青色铠?#23376;?#38134;色双斧。

    殊不知,男子近日对西凝儿表达了爱意,却遭到对方断然拒绝,黯然?#26494;?#20043;下见到西骁,便将胸中积郁地情绪全面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经过断断续续地修炼,虽数十年间一直停滞在元甲天罡经三重境界,但所炼化之精元已至八百余万数,与初期境界相比,轻甲变得更加厚实,防御能力提高了一倍有余,银色双斧更是熠熠生辉,流光闪动。

    见三只利箭袭来,已是避无可避,西骁双足点地,向后跃起,只听得叮地三声,利箭击至两边锁骨与咽喉之处,一股巨力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西骁整个人被利箭击出丈余方才稳住身形,运起天眼一扫,被击中之处已隐隐出现裂纹。

    “?#32654;?#23475;的弓箭。”西骁心中怒道:“?#24656;?#21033;箭已是不下千钧之力,且集中于一点,没有幻化青甲,恐怕我命休矣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男子显然起了杀心,一出手便是射出引以为傲的?#20185;?#32477;学“夺命三箭”,一脸冷漠地准备收起弯弓之际,却见利箭竟不能伤及西骁分毫,不由得失声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男?#28216;?#20303;情绪,眼中闪过阴寒之色,“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硬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男子又抽出三只利箭,拉起弯弓,大喝一声朝着西骁射了出去,尔后开始向前踱?#21073;?#27599;走一?#21073;?#20415;射出三箭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弹指,男子便向?#30333;?#20102;九?#21073;?#23558;箭筒中剩余的二十七只利箭尽数射出!

    “看你死不死!”男子面色惨白,放生大笑,几近疯狂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西骁见对方不留后手,直接以命相搏,胸中战意被彻?#20934;?#21457;,竟是不退不避,见利箭袭至,举起银色双斧便朝着先行袭来的两只利箭劈去。

    叮咵声响起,西骁硬生生将两只利箭从中劈开,身形随之一?#20572;?#32039;随其后的数支利箭便悉数击中身体。

    叮叮声密集响起,西骁被迎面击倒,向后横飞出五丈距离后,擦着地面继续摩擦了丈余距离方才止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的废物!”看着身中数箭、躺在地面一动不动地西骁,男子开始捧腹大笑,尔后抽出七尺宝剑大踏步疾驰而来,几个呼吸便来到西骁跟前,右手一扬,剑尖便朝着西骁颈部划去。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
香港六合彩透码部 昨晚福彩开奖情况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 头家十三水作弊 重庆幸运农场走 福彩3d预测号码 河南快3跨度走势图乐彩 天津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体彩网排列五走势图 原版澳门足球指数 多乐彩票app下载安装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福彩新疆喜乐彩基本分布图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北京pk10六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