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是非自有曲直,公道自在人心

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整个房间里,突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,彼此之间,只能听到那急促、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陈匹夫面无表情的把那笔记本收好,轻轻的放进怀里,拿起外套,喊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老贾喊道。

    “去给唐小柔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能行吗?”王胖子有些担忧的说道:“那可是虎爷的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人在做,天在看。是虎爷的儿子,又怎样?”陈匹夫抬?#25151;?#30528;那碧空如洗的天空,缓缓说道:“是非自有曲直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陈匹夫等人怒气冲冲来到王轻语家的时候,王四海夫妻二人正在用餐,柳溪还是非常客气的,问陈匹夫等人要不要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陈匹夫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,问道:“王轻语呢?”

    “在楼上,有事?”柳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找她?#24066;?#20107;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大师有什么事问我就是了,我女儿正在休息。”王四海从餐桌上缓缓站了起来,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还是当面问,比较清楚。”陈匹夫冷冷回道,然后直接带着人直奔二楼王轻语的闺房。

    一推,房门紧锁。

    “崩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紧闭的房门直接被陈匹夫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王轻语一声尖叫,坐了起来。紧紧的抱着雪白的蚕丝被,一身?#20185;?#30340;睡衣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王四海一声怒吼,带着那名?#24576;?#20316;为“苍火”的异能者保镖冲了?#20384;礎?br />
    “苍火”二话不说,双手一挥,燃起苍白色的火焰,一股霸道的灵气,从身上狂涌而出,对着陈匹夫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他才刚?#31456;?#20986;一步,就硬生生收住了脚步,一脸惊骇的看着?#23545;啤?br />
    “喂......!你最好别动。”?#23545;?#32531;缓朝“苍火”走了过去,每走一步,那身上的气势就猛增一分,那身上的火焰由暗红色变为橘红色,在变为金橘色……等?#23545;?#36208;到“苍火”面前,身上的火焰已经变成璀璨的金黄色。

    一股炽热到极点的气息,卷席着整个楼梯口。向四周宣泄出去。

    王四海脸色大变,那扑面而来的炽热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,视线中,仿佛空气都开?#24613;淶门?#26354;。连忙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苍火”更是惊骇,明明对方一直?#36824;?#26159;白银初级的实力,为什?#21019;丝?#32473;自己的感觉,是如?#35828;那看蟆?#23545;方现在无论在火焰上,还是气势上,都深深得压制自己。

    ?#23545;?#20919;冷的看着他,右手轻轻的在地上一挥。

    那坚硬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,顿时出现一条长长的火线。

    ?#23545;?#24456;认真的看着苍火,冷冷的说道:?#38712;?#36807;火线者——死!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苍火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,?#23545;?#27492;刻身?#20185;?#21457;的气息已经无限接近于黄金级的实力,那一身被压抑到极致的金黄色火焰,带着一种无声的喧嚣,牢牢的锁住自?#28023;?#33485;火可以想象,一旦那火焰爆发出来,这里的一切,估计都会化为灰烬,而首当其冲的自?#28023;?#32943;定连灰都不一定能留下。

    苍火看着突然实力暴增的?#23545;疲?#26377;些匪夷所思,在异能界能够临时提升实力的东西不是没有,有很多药物、灵器都有这个功效。但是,能把实力硬生生提高一阶的基本没有,因为异能者每一个等级的提升,都是一种质的飞跃。这种层次上的飞跃,是光凭药物?#23545;?#19981;能达到的。除非......苍火的脑海?#22411;?#28982;想起火系异能界里的一个传说,那个为数?#27426;?#30340;人?#32982;?#36947;的可怕传说,那个高高屹立于火系异能者金字塔最顶尖的传说,眼前这位突然出现的类似于?#20973;?#33324;的爆发,实在和那个传说太相似了。想到这里,苍火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内心的恐惧,也不由自主的连退了数步,最后才想起自己的?#38712;?#25152;在,勉强挡在了王四海的身?#21834;?br />
    王四海皱着眉,看着挡在自己身前,似乎连身子都有些轻微颤抖的苍火。这可是近几年来,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不禁也开?#20960;?#21040;?#21482;牛?#20294;是现在不仅涉及到自己女儿的安全,而?#19968;股?#21450;到自己的面子,只能硬着头皮,声色俱厉的吼道:“你们马上给?#39029;?#21435;,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?轮得到你们放肆吗?”

    ?#23545;?#28129;淡的扫了王四海一眼,?#25381;醒?#35821;,但是那高大挺拔的身躯,炽热升腾的烈焰,无疑就是最好的回复。

    王四海连忙回头,对着闻声而来的柳溪,吼道:“打电话叫人。”

    柳溪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,但是看到丈夫少有的失态和愤怒,意识到肯定出事了,连忙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陈匹夫根本就没有理会门外发生的一切,对王轻语那若隐若现的娇躯也是视若无睹,一只脚踩在那雪白的被褥上,低着头,冷冷的看着王轻语,说道:“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想干什么?”王轻语面露惧色,看着凶神恶煞的陈匹夫,颤抖的说道:“你要是敢对我乱来,我?#32844;?#19981;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害唐小柔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行了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装什么?”陈匹夫把头凑到王轻语的面前,脸带狰狞的笑容:“你到现在还?#24576;?#35748;是你害死了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唐小柔跳楼和我有什么关?#25285;俊?#29579;轻语依然狡辩者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响声,从王轻语的房间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四海心头一紧,连忙朝房间里望了过去,正好看到自己女儿扬起的那一头飘逸的长发,以及那?#33258;?#33080;庞上清晰的五个指印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仿佛抽在了王四海的脸上,王四海顿时怒火中烧,怒吼道:“小子,你这是在找死,放开我女儿,有什么冲着我来。”

    陈匹夫冷冷的回?#25151;?#20102;他一眼,继续对着王轻语说道:“我不喜欢打女人,但是不意味着我不打贱人。我就想问你,你为什么要害王轻语?”

    ?#25300;?#21596;呜,我没有害她,我就?#24187;?#30333;了,她都已经死了,为什么你们还要因为这个贱人,揪着我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又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?#25300;?#21596;呜,你打我也没用…..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四海看着自己女儿那?#33258;?#30340;脸庞,已经浮肿成猪头,再也控制不住怒火,对着挡在身前的苍火说道:“苍供奉,别犹豫了,只要能救我女儿,以后俸禄加倍。”

    苍火也是有口难言,如果自己豁出去,也许能和?#23545;?#26007;个两败俱伤,救人估计是别想了,万一?#23545;?#30495;的和那个人有着哪怕一丝的关?#25285;?#33258;己的后半生就算是有十条命,也是一个死字,怕就怕,到时候生不如死,那就更惨了。再多的钱,?#24187;?#21435;花,也是白搭。考虑再三,只能回?#38750;?#22768;对王四海说道:“王少爷,不是我不上,我和对面那人都是火系的异能者,一旦打起来,这里的一切很有可能会夷为平地,而且对方实力现在与我不相上下,到时候我真的无法照应你们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王四海一听,顿时冷静下来。毕竟在他眼里,面子、女儿,这些都是浮云,在重要,还能比得了自己的命重要?连忙低声问道:“那怎?#31383;歟?#38590;道就让他们这么嚣张下去?”

    “别急,夫人已经打电话了,等援手一到,你们安全之后,我自然会放手一搏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王四海轻轻的点?#35828;?#22836;。

    门外王四海和苍火两人哪怕是轻声低语,依然无法逃过陈匹夫异于常人的听力。不禁冷笑着,给自己点了一根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道:“你看看,我这样打你,你父亲连屁都不敢放个,你难道还指望他来救你?呵呵,你现在知道无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了?”

    ?#25300;?#21596;呜,你就算打死我,我也不会说的,唐小柔她抽烟、酗酒,到处勾引男人,我真?#24187;?#30333;,她这样的烂女人,到底哪点好,就算死了,你也要替她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是觉得你自己太聪明呢,还是当我们?#25285;俊?br />
    “反正我就是不说,有种你就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陈匹夫点?#35828;?#22836;:“如你所?#28014;!?br />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又是一连十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四处飞溅,溅在那雪白的被褥上,犹如点点红梅。

    王轻语披头散发的倒在床上。要不是陈匹夫特意控制了力道,王轻语可能早就?#24576;?#26197;了,饶是如此,也被打得奄奄一息,用一句话来形容,此刻的她,真的是被打得连她妈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?#25300;?#21596;呜,你到?#32043;?#24590;样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密集的脚步声终于再王四海的身后响起。王四海面色大喜,连忙回?#25151;?#21435;。

    只见柳溪带着一群武装到牙齿的雇佣兵冲了进来,这些雇佣兵虽然不是异能者,但是拥有良好的军事素养,优良的装备,加上人数众多,依?#27426;?#38472;匹夫等人充满了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那带头的队长隔着楼梯,一看场面的?#38382;剑?#20108;话不说,做了几个手势。那身后的佣兵们瞬间分散开来,各自站到了有利位置,手中的武器同时瞄准了?#23545;啤?#29579;胖子等人。然后拽着王四海,把他们夫妻相对的撤离到比较安全的距离。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,变得剑?#20116;?#24352;,一触即发。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