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做朋友更幸福

    UC小说网手机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李云道微笑着从书房里走出来,路过院中挂着累累果实的石榴树,旁若无?#35828;?#39034;手摘下一颗红通通的,剥开看到晶莹的果肉,挑了两粒扔里嘴里,酸甜可口!小气的蒋家老头子从开始到最后,连茶水都没给一口,说得口干舌燥,此时摘他一颗石榴,就当是利息。

    沿鹅卵石小径穿过半月拱门,却看到两张相距甚远的石桌旁各坐着一人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,咫尺天涯。

    蒋青天的目光落在李云道手中的剥了一半的石榴上,?#34892;?#24700;火,又?#34892;?#23241;妒,咬咬牙最终还是强挤出一丝笑意:“怎么样,聊得如何?”他的声音?#34892;?#24178;涩,甚至?#34892;?#32039;张,似乎比李云道本人更在乎刚刚在书房里发生的那些对话。

    李云道看了他一眼,笑意盎然道:“还不错!”

    蒋青天微微松了口气,轻“哦”一声,又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李云道笑着从上到下打量蒋青天,那眼神看得蒋家大少心中微微发毛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说要把蒋青鸾许给我!”李云道笑得像个无赖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不约而同的惊讶声从兄妹二?#35828;目?#20013;传了出来,但马上便同时意识到这?#19968;?#26159;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让我揍你一顿!”李云道依旧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蒋青天狐疑地看着?#32422;?#30340;这位生平宿敌,而后笑着摇了摇头道,“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!”

    李云道轻笑一声,看向蒋家大少,表情陡然认真了起来:“这一次我也没有开玩笑!”

    他的确没有开玩笑,只是在转达书房里那位的话时,少加了一个前提条件,老爷子的原话是“如果他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挑衅你,那你就狠狠揍他一顿,直到揍服为止”。

    蒋青天的脸色顿时便?#34892;?#19981;太好看了,老爷子的书房在蒋家是一个极富象征意义的地方,整个蒋家,能出入那间书房的加起来不超过一只手,?#32422;?#20174;小到大也只有当初被眼前这个?#19968;?#25250;走蔡桃夭的那次才得以被老爷子在书房中召见,此后无论他做多大的努力,似乎都未曾能入?#32654;先说?#27861;眼。可是就在刚刚,这个?#32422;?#19968;度极为鄙视的?#19968;?#23621;然能进入其中,而且一呆就是三个小时,临出来还摘了一颗石榴,这让他如何不生气!

    “好了,你就别故意气他了,没看出人家心里这会儿恨不得撕了你,可脸上还得依着老爷子的吩咐给你赔笑脸嘛!”蒋青鸾从不远处的那处石桌旁走了过来,拉着李云道便走。

    李云道冲蒋青天耸?#22987;紓?#25925;意用胳膊搂着蒋二小姐的肩膀:“也对,今儿天气这么好,我刚刚进来的时候,发现这边风景很不错,不如请二小姐带我四下转转?”

    蒋青鸾笑着轻轻打了一下那只从?#32422;?#30340;右肩上垂落下来的手臂:“老实点!”

    初夏的风温暖而撩人,可是吹在蒋青天的身上,却令他觉得奇寒无比。他原本是打算处理好了深圳的事情,就会飞回京城亲?#32422;?#26446;云道一面,?#36824;?#20182;乐意还是不乐意,?#32422;?#21482;要拿出足够真诚的姿态,能传入老爷子的耳边,?#32422;?#23601;算完成那道命题作文了,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万万没料到这个脑袋瓜子永远不能用常理来推敲的?#19968;?#23621;然主动上了蒋家的门。

    或许不只他没有想到,京城里那些等着看蒋家?#20174;?#30340;人也都没有想到,这样一件算是能捅破天的大事居然会以这种方式结尾,谁也不知道那一老一少在书房里聊了些什么,更不清楚在这件事情上究竟是谁做了让步,究竟是蒋家决心一?#35828;?#24213;还是王家许了蒋家某些承诺。

    “爷爷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?可不准再开刚刚那样的玩笑,你已经有了蔡桃夭和阮钰,连可姨都被你祸祸了,我可不愿跟她们一样,我蒋青鸾的男人,那必须是一心一意对我好的才行!”到了门外,蒋二小姐便?#34892;?#24700;火地将某?#35828;?#29226;子甩到身后,她是个?#30007;院?#22362;定的人,既然已经决定要跟他做朋友,而且是很好很好的那种朋友,她就不会让?#32422;?#20877;越雷池半步。站在好朋友的立场上,她也希望李云道能与家族之间化干戈为玉帛。

    “没聊什么,你家老爷子找我?#21482;?#26469;着,他听说我当初做了一幅画送给了蔡老,当时用的是失传的工笔画法,就让我必须照着样子再来一幅一模一样的。”李云道苦笑着挠头,他没有说谎,除了一开始跟老头子还聊了些涉及家国大事的话题,之后便全是风花雪月,在书房里的三个钟头里头,单画那幅“猛虎下山图”,就足足耗费了?#32422;?#20004;个多小时,口干舌燥是因为老头?#28216;?#39064;太多了。

    蒋青鸾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来:“你都不知道,你才跟着爷爷进去不久,我哥就回来了,这三个钟头,对他来说恐怕还真是?#35753;?#22914;年啊!”

    李云道奇道:“我印象中,他的养气功夫还不错啊,怎么今天这么反常,被我一句话就撩出了火气?”

    蒋青鸾叹道:“在我们家,进了这个宅子,也不是他一个人会这样,我那几个叔叔里头,有人?#20154;?#36824;更不堪,见爷爷连大气都不?#39029;觥!?br />
    李云道不解:“我看你们家老爷子挺和蔼可亲啊,没你们想象的那么恐怖啊?”

    蒋青鸾笑道:“也许只有你觉得他和蔼可亲吧!你都不知道,我昨儿晚上听说你今天要上门,差点儿惊掉我的下巴!”

    李云道笑着看向二小姐精致且好看的下巴道:“你这是真下巴,又没按什么假体,掉什么下巴啊!”

    蒋青鸾笑?#25490;?#20102;一下李云道的胳膊:“别贫!出了史汉义的事情,我本以为老爷子震怒之下会?#38405;?#37319;用硬手段,原?#20928;?#25285;心着,但听说你要上门,我就猜到事情恐怕没有按着我猜想的剧情发展,不过却也是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!”

    李云道却笑着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你家老爷子?#27426;?#25105;下手呢?”

    蒋青鸾瞪了他一眼道:?#20843;?#35201;是下了手,你还能这么轻轻松松走出门来?”

    李云道回?#25151;?#20102;一眼那道让无数人趋之若鹜也让无数人望而生畏的深漆大门,笑着摇了摇头,而后说道:“你们蒋家人之所以惧怕他,是因为你们都不了解他。不过,我想,如果你们真正了解了他,也许你们这些当晚辈的,会更加惧怕他吧!”

    蒋青鸾听得云里雾里,但从李云道的表情她也能看得出,他并非是在埋汰自家的老爷子,相?#20174;?#27668;里带着一丝很难得的敬意。她似乎对发生在书房里的事情并不那么?#34892;?#36259;,话锋一转,道:“听说蒋青天去深圳见古可人了,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李云道笑道:“你信不信,他在深圳就算放了一个屁,?#19981;?#26377;人一字不拉地?#26102;?#32473;我?”

    蒋青鸾听得发笑,而后却慢慢地笑不出来了,微微皱眉:“你真的加入了……陈真武那边?”她觉得,这世上能无孔不入的,也就只有那个神秘的二部了。

    李云道却摇了摇头道:“不想骗你,虽然在那边挂了个名,但是到目前为止,我麾下只有一个人,嗯,而?#19968;?#26159;个从来都不听招呼的。”

    蒋青鸾笑了起来,她很欣赏李云道这?#32456;?#35802;的态度,至少让她觉得很受用。

    从蒋家别墅出来,是一汪碧湖,湖畔草?#25964;?#29983;,万花争艳,阳光洒在湖面上,一片波光粼粼。暖风从湖面?#36947;矗?#21561;皱了一池湖水,漫射的光线似乎也变得凌乱起来。

    蒋青鸾很享受这样的环?#24120;?#20294;她更享受跟李云道的这种相处方式。她自小便是一个极洒脱的性子,既然决定了往后维?#32456;?#26679;的关?#25285;?#37027;便好好享受这种低于爱情又高于普通友情的好朋友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喂,我今儿可是推了一堂很重要的?#23614;排?#22238;来的,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来听课的,可都是全国各地的大佬级人物!要是哪天我碰?#19979;?#28902;了,你会不会也像我这样两肋插刀?”蒋青鸾转过身,歪着头,看向落后几步的李云道。

    李云道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:“这还用说嘛?当初你应该已经体验过一回了!”

    蒋青鸾突然?#34892;?#24653;神,那是好些年前了吧,但当年的凶险场面却历历在目。她抿嘴一笑道:“李云道,有你这样的好朋友还真不错!”

    李云道也笑了起来:“其?#30340;?#25165;是最聪明的那个!”

    蒋青鸾笑得很开心,她的确很聪明,因为她很早就知道,做他的朋友远比当他的情人要幸福得多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是不是打算让你跟我哥和解?”她的思维很跳跃,不知为何,又回到了起初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和解?”他笑了笑,但他的笑容让她觉得?#34892;?#35809;异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你怎么回复老爷子的?”

    李云道看一眼天空笑道:“白衣浮云,世事苍狗啊!”

    她听得莫名其妙:“别跟我打马虎眼!”

    李云道笑了笑道:“我说,如果那些无辜的亡灵能原谅他的话,我就无所谓啊!”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