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理想

    UC小說網手機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許多傳統不是一朝一夕中可以改變的。

    不過當《大明皇位繼承法》擬定的消息傳出之后,還是在天下引起了一番不大不少的波瀾。此時誰都不知道因此,幾個月后,也就是興乾四年初成立的勛貴聯合會以及制定的《勛貴襲位法》對于大明的影響,但是后世卻將與列位對大明影響最大的法令。

    興乾四年的人們并不知道,盡管那些勛貴家族的“幼子們”被迫流落在外,自謀生活,看似窘迫,但事實上他們從小所受的遠遠超過普通人的高等教育,且沒有繼承權后他們為了生存,培養出的進取精神和冒險精神,為他們在社會環境劇變的興乾年間,各自在社會上扮演了不同的分工,有的開辦工廠,有的成為了殖民者和冒險家,更有許多人成為諸侯國的君士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間長子出資本,幼子出人或者技術的分工體系也自然也就形成了,而不會再像過去一樣,長子防范幼子謀奪家產,畢竟,法律已經杜絕了幼子繼承的可能,幼子只是親密的雇員而不再是威脅。

    而反觀自漢代以來的中國歷朝歷代,推恩令延伸的析產繼承制度反而拖了后腿,大資本不斷分割成小資本,所以富不過三代。資本完成不了積累,經濟負重難行。而且,正是由于除了嫡長子之外,所有子嗣都可以獲得一份財產,導致了很多幼子不學無術,貪圖享受,缺乏進取性,這也是與歐洲拉開了差距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過,對于興乾三年的人們而言,他們并不知道從皇家開始的,從勛貴到勛士再到兵戶最后又擴散至官員士紳百姓的長子繼承制,會在未來的幾十年內,給予這個國家帶來什么樣的劇變,但是至少對于一些敏銳人來說,他們仍然感受到了天下的變化。尤其是對于那些以國之棟梁的士子來說,他們總能率先感受到天下的變化。

    位于清涼山的崇正書院于南京眾多書院之中,也算是頗為名氣,不僅僅是因為南京第一個狀元就是在這里進修考中狀元,而是因為這里同樣也是大明實學的發源地之一,泰州學派的一代宗師李贄就曾與此講學,并奠定了崇正書院虛就實的風氣。

    當然年李贄與些講學時,針對“儒者高談性命,清論玄微,把天下百姓痛癢置之不問,反以說及理財為濁”的理學倫理財富觀,明確地提出了“不言理財者,決不能平治天下”。

    “理財”是治理天下的根本,因此就應該鼓勵“治生產業”,“勤儉致富”,而這種不恥言利對于崇正書院的影響,或許在天啟、崇禎朝其間,并沒有帶來太多的影響,但是于興乾年間,崇正書院隱隱已經成為江南最為知名的實學大本營,各種經世實用學問,于書院中傳播著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這里才會吸引著來自各地的學子于此就讀。因為近江的關系,所以書院在去年開辟了航海科,不過因為航海科入仕困難,不為士子所喜,所以這航海科只吸引了少數學生選擇。

    而徐允賢選擇航海科的原因非常簡單——不收學費,航海科的學費是商會贊助的,商會希望通過這種贊助培養出一批了解航海的船長,以便能夠涉足海上貿易。

    不恥言利、人皆逐利,是興乾年間的特點。甚至就是徐允賢選擇航海科,所看中的,除了學費之外,同樣也是因為船長豐厚的薪酬。

    正當徐允賢在那里翻看著同文館今年剛翻譯的西洋航海書籍,按照大明的法令,西洋各國商船首次駛入大明的港口時,必須“上貢”不少于百冊書籍,而西洋傳教士如果想要進入大明,需要“上貢”200冊書籍,至于想要修建教堂,還要再翻上十倍。而且這些書籍的種類也有相應的規定。

    也正得益于此,現在同文館已經翻譯了數萬冊西學書本,甚至有些書不過只比歐洲晚上一年,而每每同文館翻譯出版的西學著作都會經由皇家圖書館,向各書院以及府縣圖書館捐贈,如此也使得西學于大明的傳播速度,甚至快過其著作本身于歐洲本國的傳播。

    而在所有的西學之中,航海學又是大明最薄弱的環節,畢竟,此時西洋經過近兩年世紀的航海探索,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,他們已經掌握了全球范圍內的季風、洋流以及籍此產生的一系列導航技術。也正因如此,徐允賢和他的同學一樣,所用的教材往往都是翻譯自西洋。

    當徐允賢在那里翻看著書本的時候,身邊的同學楊成則在那里看著報紙,也許是因為兩人的出身相似,所以兩人倒也算是知已。

    “西人早于百年前,既已環球航行,并探得美洲至呂宋航線,西人言美洲自有沃土地千里……”

    楊成隨手展開報紙,看到其中的一篇文章,然后便輕輕地念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今寧靖王欲為我大明開辟往北美之航行,特捐資資助本次航行……”

    楊成讀著讀著,不覺眉頭皺了起來,嘴里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這哪里是沿西人的航線航行,分明就是自尋一條新線!”

    然后他繼續輕聲讀道。

    “北美有沃土千里,只聞散居有蠻夷,而不聞國邦,正是我大明開疆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寧靖王是想要助我大明開疆拓土嗎?”

    楊成輕聲說道。然后把報紙遞給了徐允賢。

    “知進,你看看這篇文章/”

    徐允遇跳過文章的開頭不讀,然后拿眼睛掃了幾行,便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好事啊!”

    “好事?”

    瞧著徐允賢,楊成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事,開辟新航線,可是要死人的,他這么招賢,即便是誰瘋了,也不一定會同意冒這個風險。”

    作為航海科的學生,楊成非常清楚,每一條航線的背后是什么,是死亡,是無數條商船沉沒于大海,是無數船員葬身海上,也正因如此,他們才更愿意沿著西洋人已經開辟的航線航行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這條航線是西班牙人壟斷的,如果我們想要進入美洲,就非得與他們發生沖突,而壟斷這條航線的西班牙人,又豈會拱手相讓,所以,為了我們想要進去,就必須開辟一條新航線,至少這條航線需要與西班牙人的航線有所不同。”

    徐允賢一邊說,一邊用手指在桌上畫出了一條太平洋的航線,然后在那里分析著目前航線的利弊。

    “……總之,如果不能有所不同的話,到時候,我們歸程時去的是呂宋,去時到的是墨西哥,在平時也許沒有問題,可是一但兩國發生沖突,那么,他們自然可以在附近以逸待勞,到時候,可就勝負難料了,寧靖王此興若是能成,可真是功在國家!利在千秋!”

    對寧靖王這般恭維之后,徐允賢看著報紙,眉頭緊鎖著,良久才長嘆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,愿意冒這個險的船長恐怕不好找,誰愿意為了一個虛名,滔海數萬里,冒著九死一生的風險去開辟這條航線。”

    “虛名……你愿意嗎?”

    突然,楊成看著好友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徐允賢詫異的看著好友。

    “你就從來沒想過,恢復徐家往日的風光?”

    楊成的臉上帶著微笑,原本還有些不解的徐允賢,聽他這么說,突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,陛下下旨恢復你們楊家彰武伯的爵位,你父親為何拒封?”

    好友還沒有回答,徐允賢便正色說道。

    “楊家世受國恩,身為勛貴賊至而不能敵,雖自縊盡節,但臣節有虧又焉敢圖陛下復爵?令尊尚是如此,更何況我們徐家?”

    苦笑著,徐允賢搖頭嘆道。

    “北京的那邊降了賊,南京的這邊降了虜,如此賊來降賊,虜來降虜,沒有流萬里,就已經是陛下開恩了。”

    徐允賢出身于一門兩國公的徐家,不過徐家雖說是世受國恩,可表現著實讓人汗顏,成祖封的定國公一脈在北京降了賊,被殺。而在南京這邊的魏國公一系,清來降清之后,同樣也沒有逃過一死。

    其實大明的勛貴后代,又有幾人逃過一死?

    什么是與國同休,國存已存,國亡已滅。當年的勛貴大抵上都死于李闖之手,只有南京的幾位,死于清虜,而盡節的又有幾人?

    不過盡節的那幾位,總算是得到了回報。就像盡節彰武伯,其爵位就被陛下恢復,不過又被其退回,也許是因為楊家人經歷了天下的紛亂之中,對功名利祿看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相比于楊家,一門兩國公的徐家,卻是丟盡了勛貴的臉面。徐允賢自然不敢說什么恢復往日的風光。

    “昔日……哎,徐家祖上若是知道,兩脈都是如此,指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嘆息之余,徐允賢看著報紙上的文章,長嘆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,若是能開辟此航線,也算立功于大明,如此,也許能彌補一二。”

    彌補的自然是徐家的罪過。就在徐允賢心思浮動間,那邊宿舍的房門外便傳來了同窗有些激動的話聲。

    “定下了,定下了,朝廷頒布封建的圣旨了。”

    https: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.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m.</P>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