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9 謝凱爹媽要離婚

    UC小說網手機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“媽,您這是越來越年輕了啊!”謝凱看到老娘,不像老爹那樣長老憔悴,甚至整個人都是容光煥發,穿著一身貂皮大衣,躺著一頭卷發,跟老爹站在一起就如同父女兩,也是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不是說蘇聯的那些大媽一個個都是不懂得保養的么。

    “明年不能讓你媽去蘇聯了。”謝建國有些吃醋,不滿地向兒子抱怨。

    “想都別想,還想讓我在家里天天給你煮飯?我沒有嫌棄你,你倒吃醋了。”柳旭柳眉倒豎,丹鳳眼怒睜,看得謝凱都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他跟他爹,都怕柳旭。

    謝凱也不敢這個時候說話。

    謝建國嘴唇動了動,也不敢吭聲了。

    柳旭卻不依不饒,“老謝,我還沒找你算賬呢!當著兒子說,當年在蘇聯,你有多少相好的?自己坦白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謝凱眼神亮了。

    感情老爹不讓老娘去蘇聯,是怕老娘在蘇聯待的時間長了,把一些陳年舊賬給翻出來啊。

    “誰特么造謠!我哪里有啥相好的!”謝建國梗著脖子說道。

    臉色通紅,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哼哼,你以為我真不知道?你在莫斯科國立大學上學那陣,那個薇拉,怎么回事兒?據說她是因為你退學,而她的女兒,是混血……”柳旭也是一臉憤怒。

    謝凱一聽,這事兒,聽不得了。

    趕緊開溜,跑去找鄭宇成來幫忙,要不然爹媽非得干起來不可。

    現在,他真的后悔了,為什么要讓老娘去蘇聯。

    到時候老兩口要是鬧離婚,他的罪過就大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干啥呢,這么急,你母親剛回來,你不好好陪她……”眼看還有幾天就過年了,鄭宇成忙得都沒時間喘口氣。

    對于整天在基地里面到處亂晃的謝凱,他非常不滿意。

    “趕緊的,我爹跟我娘要打架了……”謝凱拉著鄭宇成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兒?”鄭宇成詫異了。

    謝建國跟柳旭,那絕對是基地里面的模范夫妻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打架?

    “好像我有個中蘇混血的姐姐……”謝凱本來不想說這事兒。

    而在謝凱家里,謝建國看著柳旭,一臉無奈,“你想讓他去莫斯科上大學,至于往我頭上扣這樣一頂帽子么?”

    “不這樣,你覺得他會出去?老是在國內待著,整天不務正業,出去留學鍍個金,比他在國內強多了。”柳旭笑著說道,“而且這些年又不像之前,這樣的事兒有人知道了又如何?反正你這輩子就這樣了,難道想要讓兒子也這樣一輩子?”

    “你不把他搞出國不甘心!”謝建國沒好氣地說道,“虧得國家培養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人,我又沒說不然他回來。國家跟蘇聯之間的關系逐步開始正常化,學術交流肯定是少不了的。蘇聯的技術,可不比歐美差!”劉旭說道。

    她是想要把謝凱給弄出國。

    現在國內對于回國的留學生重視程度遠比沒有出去的強多了。

    柳旭總覺得,謝凱不出國,會限制他未來的發展。

    謝建國無奈,“跟基地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如實說唄,為了兒子,你做出點犧牲不行?你在外面有個閨女,我都不介意,你介意什么?”柳旭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謝建國更是無奈,“關鍵是我沒有!我這一生的清白都讓你給毀掉了!”

    “你清白重要還是孩子前途重要?現在不少人都在千方百計把孩子送出國。再說了,你不是一直都不想搞管理么?只有這樣才能回去搞技術,名聲你又不在意,權利你也不在意,錢這玩意兒,你更不在意……就這樣說定了,這小子肯定去找老鄭他們了,趕緊的,我們得像打架的樣子,你自己把衣服給扯了……”柳旭估摸著時間,見謝建國不動,直接抓著他的衣服,把本來就老舊的中山服給扯破。

    甚至為了逼真,還在謝建國臉上抓了一把,疼得謝建國齜牙咧嘴的,她也不是讓謝建國一個人受傷,而是自己一巴掌排在鼻子上,鼻血流出來,抹到謝建國一臉,自己身上也是……

    鄭宇成他們來的時候,看到謝家的情況,徹底驚呆了。

    房子里面的電視機什么的都被砸了,暖水瓶也砸了,衣柜倒了……

    凌亂得如同遭賊一樣。

    “離婚,這日子沒法過了!”柳旭見鄭宇成他們一來,頓時就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老謝,你也真是的,怎么跟女同志動手!”鄭宇成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知道這兩口子好好的,怎么就動起手來了。

    謝凱更是蒙,他可從來沒有見過爹媽干架。

    印象中,吵架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鄭主任,你來得正好,這老家伙年輕的時候在莫斯科有個女兒……”柳旭一把眼淚一把鼻血地控訴謝建國。

    謝凱真的無語了。

    那都幾十年前的事情了,估計老爹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清官難斷家務事,鄭宇成他們也不知道怎么解決。

    謝建國現在又是基地高層管理的核心人物,這種事情傳出去肯定不行,還好,謝建國周圍住的都是關系比較好的人,這時候大家都沒在家里。

    汪貴林專門去給各家交代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意識到這事情傳出去不好。

    “媽,這事情不至于吧……”在鄭宇成他們勸說了兩口子后,謝凱無奈地看著老娘。

    柳旭很想給謝凱說是怎么回事兒,現在謝建國反而用眼色示意她不要說。

    “沒有什么不至于,平時表現老實巴交的,居然能干出這樣的事情!”柳旭咬牙切齒地說道,“謝凱,你現在也大了,能自己照顧自己,我也就不用跟著她委屈了!”

    說完,柳旭就轉身出門去了。

    謝凱追出去,柳旭告訴他,外婆身體不好,老人時間不多了,去外婆家過年,謝凱要有時間,就去看看外婆。

    出現這樣的事情,完全超過謝凱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爸,這是我的錯,不該讓我媽去蘇聯。”謝凱回來,見老爹不斷地抽煙,找不到話題。

    他不讓老娘去蘇聯,根本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。

    現在好了,一個家庭,居然就這樣變得不和諧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錯,這些事兒,總瞞不了一輩子。”謝建國嘆了口氣,“你沒有什么事兒,帶著莫齊去你外婆那邊陪陪老人,陪陪你媽吧。她只是一時間接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對于這事兒,謝凱沒法說。

    “爸,要不,咱們一起去滬市吧……”

    謝凱希望老爹去跟老娘和好。

    重生前,他就遺憾犯事兒后跟爹媽在一起的時間少,結果重生了,同樣跟爹媽在一起的時間少,甚至因為他,老娘跟老爹兩鬧到離婚的程度……

    “基地一攤子事兒呢。放心,我沒事兒,我了解你媽,她就是鬧騰一陣,然后就沒事兒了……”謝建國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兒子要是跟自己在一起,到時候看自己該吃吃,該喝喝,那不得懷疑才怪。

    只要拖到春節后,謝凱上學去了,也就沒事兒了,等下一學期結束,謝凱就可以直接去莫斯科大學。

    “老謝在外面真有?這不可能吧?”汪貴林根本就不相信謝建國在蘇聯有孩子。

    鄭宇成嘆了口氣,“當年他去莫斯科學習,不少女生喜歡他,年輕人情難自禁,也難說……后來回國不是很沖忙么?”

    當初蘇聯援助中國工業建設的時候,派出了大量專家跟技術人員到中國,同時,中國也選派了大量留學生到蘇聯學習。

    最后蘇聯單方面撕毀合同,撤走專家跟技術人員。

    中國也只能無奈召回技術人員。

    在那之前,誰能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?

    “這事兒,咱們知道就行了。”汪貴林也說道,“還是得想辦法做做柳旭同志的工作,她平時都在外面,而且手中有錢,嫌棄老謝,也是正常的。目前國內不是已經開始有那說法,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么?”

    “又漲工資?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漲不漲工資的問題,基地里面工資全國最高,也得大家有地方花唄!”汪貴林搖頭說到。

    工會現在不斷地組織各種活動,豐富基地所有人的業余文化生活。

    然并卵。

    這里還是太偏僻了,跟外界幾乎隔絕。

    根本就沒有太多的業余生活。

    “還是得讓謝凱去解決。他就不該讓柳旭去蘇聯。”鄭宇成抱怨著。

    “你別怪他,蘇聯眼看不行了,這小子的洞察力太過敏銳,上次美國股市崩盤,提前幾個月就布局,可惜了,宋延進不敢跟著他投錢,要不然咱們也能多十多億美元的經費。”

    “日本股市虧了吧?”鄭宇成突然問到。

    “虧了一些,不多,不過把東芝的一個配套機械加工廠給買下來了,現在就看那邊什么情況……”汪貴林說道。

    總體來說,宋延進還是沒有虧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謝凱做空美國股市后,他在那之前就把大部分錢給投入到日本房地產中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陪著你爹?”柳旭沒想到,謝凱會跑到孫玉成家來找自己。

    孫娟出去了,孫玉成家也是老兩口在,孫玉成被趕去跟謝建國作伴了。

    “我陪您去看外婆。”謝凱說道。</P>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