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三章 王閆

    UC小說網手機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雖然沒有真切的這樣的聲音,但是似乎都能聽到。

    不止是小八和張野,在場的所有人,都用古怪至極的眼神看著呂清露。

    都不是孩子了,該懂得的,也都懂了。

    張野一瞬間,氣的滿臉通紅。

    臉色一再變化,爾后終于說道:“你···這是在羞辱我嗎?”

    呂清露卻突然恍然大悟:“我羞辱你了嗎?抱歉···在此之前,我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野聞言,氣的差點再吐血。

    而小八則是已經在一旁笑開了花。

    然后不斷的打量著封林晩和呂清露,動不動就露出一副終于明白了什么的表情,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!呂清露···你且盡管護著他,不過是一個筑基境的小子,我卻不信你真的能看上他。只怕是利用居多,你最好與他形影不離。”張野冷笑說道。

    呂清露則是淡淡說道:“張野,你這么說,也就沒意思了。大家都不傻,你一個離間計,用的這么爛,真的讓人很難假裝中計。”

    封林晩則是突然怪笑道:“不好!我中計了,親愛的···以后,你要與我一直在一起,好好監視我,否則我會反水的哦!”

    這一波狗糧,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張野冷哼一聲,知道再難討好,便抽身離開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就是貴國的上師,果然是修為過人,當然···上師的夫人,修為更加了得。”一口別扭的漢語從一側傳來。

    卻不知何時,八賢王連同趙恒,以及一個滿頭金發,碧眼高鼻梁的胡人,站在了一側。

    封林晩看著那胡人,表情沒有絲毫變化,心中卻依舊古怪。

    “即使是早就知道,這位身處大遼,成為了遼國上師的八仙同門,是一個白人。但是此時親眼看到,還是覺得有點怪異。”

    雖然沒有誰硬性規定,白人不可以修真。

    但是有些文化上的約定俗成,還是很統一的。

    當然了,星河時代,白種人修仙,并且有所成就者絕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只不過是,八仙乃是古仙,他們挑選弟子,難道不該更加···古板、保守些嗎?

    “國師!這是大遼的上師阿特蘭,當然他也有漢名,喚作王閆。”八賢王做著介紹道。

    封林晩看著這個金發碧眼的師兄,表情不變道:“王上師倒是好手段,要說那遼人雖是蠻夷,卻畢竟也多是黑發黑眼,卻竟然會讓王上師這樣的異類,當上師供奉,可見王上師是有些手段的。”

    王閆面不改色道:“古之神圣,皆有異相,我雖金發碧眼,卻并非異族,而是華夏血脈,且更加高貴。”

    ···!

    封林晩有點懵!

    這睜眼怎么就說瞎話了?

    金發碧眼的,怎么看都是白人吧!

    哪里來什么古之神圣的血統?

    上輩子只聽說有黃皮白心,沒想到今天還見著一個白皮黃心的。

    “也罷!就當王上師是我華夏血統。只是遼人依舊是蠻夷,上師既有遵從傳承之心,何不棄暗投明?”封林晩故意扎了王閆一下。

    怎么看王閆的道,也在大遼。

    那是他在這個世界,打下的根基。

    封林晩這么說,擺明了就是讓王閆難堪。

    王閆卻道:“夷狄入華夏,則華夏之。待到我大遼橫掃中原,侵吞天下。這天下的正統,自當屬于我大遼。如此便不勞煩國師費心了。”

    封林晩聞言,倒是沒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一旁的趙恒、八賢王臉色卻難看極了。

    所謂主辱臣死,立刻便有幾位跟隨而來的文臣跳出來,大勢唾罵王閆,引經據典,滔滔不絕,口若懸河。

    王閆卻一轉臉,對趙恒說道:“如此,可是宋王的意思?倘若如此,我大遼與你宋國,便再不是友邦。大遼的數十萬鐵騎,頃刻便揮軍南下,飲馬中原。”

    趙恒聞言,難看的臉色更加僵硬,卻還是開口,將那幾個跳出來的文臣呵斥了回去。

    隨后開口安撫王閆。

    周圍的臣子,無論文武,皆面色難堪至極。

    八賢王更是面色陰沉,幾乎就要按耐不住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王閆如此耀武揚威,簡直就是在打整個大宋君臣的臉。

    然而,封林晩讀懂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就是,趙恒為了避免戰爭,其實是對大遼有著極大的容忍和妥協的。

    連這般打臉,趙恒都能忍下來。

    更遑論區區一個貴族子弟。

    曹國舅···他要定了,封林晩攔不住。

    當然,封林晩也能強搶,只是這樣一來,也就需要獨自頂住來自各方的壓力,更有可能引發更多的變數,為下下策。

    “陛下!遼人欺君太甚,楊延琪身為大宋武將,豈可坐視。懇請陛下賜我一萬精兵,楊延琪愿立下軍令狀,勢必奪回燕云十六州···。”小八卻適時跳了出來,表現存在感。

    她也是沒辦法,下風已經落了,這個時候她必須更主動的去爭取。

    因為相比起其他人,她是最沒有底牌的。

    趙恒狠狠的瞪了小八一眼,揮袖不言。

    倒是那些以往極度反戰,格外見不得武將出頭的諸多文臣,難得的沉默了下來,并未出來唱反調。

    封林晩知道,不可拖延,此時雖然君心不可用,但是群臣之心,卻可以利用。

    故而直接站出來道:“陛下!曹家子乃是天降福星,有利國運,乃是我大宋之寶。如今萬萬不可讓那遼人騙了去。貧道懇請陛下,將此子交給貧道來培養。貧道可以保證,將來此子,定可助我大宋,風調雨順,國泰民安。”

    既然都在吹牛皮,那封林晩何妨跟著一起帶一波節奏?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有了曹國舅,大宋就會風調雨順···這一點現在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先引起趙恒的重視再說。

    趙恒聞言,面皮一抽,惡狠狠的看著封林晩,頗有咬牙切齒之意。

    對于敕封封林晩為國師,他是一直不贊同的。

    畢竟敕封國師這件事,自古以來,仿佛都非明君所為。

    他趙恒雖然又慫又軟,但是昏君的名號,還是不想背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繞不過劉娥的糾纏而已。

    此時封林晩跳出來,揚言曹家子乃是國之福星,乃是吉兆。這就等于將問題又拋了回來,讓他難做之極。

    “可恨!可恨···!”趙恒心中暗罵。

    八賢王卻站出來道:“官家!既然曹家子是我大宋之福,當然要留下。不可輕與了他人。”

    (https:)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/P>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