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文帝之意

    UC小說網手機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大興城,東宮之中。

    楊廣先一步得到消息,他派去行事之人,竟被羅成盡數誅殺,無一人逃出,若非他還安排人探查消息,恐怕連此事亦不知曉。

    “真是廢物,壞吾大事!”楊廣面目猙獰,狀若瘋狂,臉上難以掩飾憤怒之色,大聲咆哮道。

    楊廣瘋狂模樣,頓時將身前的侍者嚇得瑟瑟發抖,她們惶恐看著楊廣,又低下頭,生怕被楊廣遷怒。

    楊廣一陣咆哮,心中熊熊火焰燃燒。他派去截殺羅成之人,除了一員悍將,還有千名軍中精銳,竟然都被羅成殺了。得知這消息,楊廣第一反應是難以置信,再則是暴怒。

    他早先便是吩咐,動手之前定要做好萬全準備,可楊廣卻是不曾想到,最終結果竟是如此。

    楊廣目光寒冷,掃視著侍女,忽然惱怒喝罵道:“礙眼的東西,全部給本宮滾出去,滾。”

    這些侍女面色惶恐,心中卻是松了口氣,她們不敢忤逆楊廣之命,連忙退出了殿中,獨留楊廣一人,怒火中燒。

    空曠的大殿之中,楊廣一人獨坐。

    見四下無人,楊廣方才是松了口氣,臉上微有疲憊,他目光深邃看去,若有深意的自言自語道:“此番,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價,想必能夠打消父皇的顧慮了吧!”

    “此番,不論父皇信與不信,定然會派人徹查此事,如今,本宮,不必完全打消父皇的疑慮,只要再給本宮一些時間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的身體,又還能支撐多久?這天下,終究是本宮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人皆言父皇雄才大略,殊不知如今,父皇已經老了,思慮太多,不能果決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早就對本宮起了疑心,若是父皇能夠果決動手,本宮自然敗了。但父皇顧慮太多了,他不可能動手的,到時候,本宮自會向天下證明,本宮比父皇更為優秀……”

    楊廣目光深邃,望著前方,自語良久。

    “只是,這羅成當真是有些出乎預料,竟以百人之眾,盡除千人,還將徐寂斬殺。”恍惚片刻,楊廣忽然凝神,面色微沉,說道:“本宮原本是想要以其迷惑父皇,此番本宮的目的雖已達到,但這羅成的表現,著實是出人意料。”

    “本宮行事,并未掩飾,以羅成的聰穎,定然有所猜測……,看來,還是要找機會將羅成除去,此子天資太過恐怖,若是等其成了氣候,亦是麻煩一件。”楊廣氣勢若實,猶如帝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宮。

    文帝所在。

    “啟稟陛下,暗衛已經傳來消息,此事確實是東宮所為!”一名禁軍模樣的男子,向文帝行禮說道。

    文帝面孔比之前更加蒼老,他眉頭一緊,有些詫異,點頭道:“想不到老二竟然如此膽大妄為,真是出乎朕的預料!”

    男子不敢答話,畢恭畢敬的站著。

    文帝想了想,問道:“近日太子可有何異常?”

    男子正色道:“太子得知消息之后,一陣暴怒,將婢女盡皆訓斥,東宮上下盡皆提心吊膽。”

    文帝聞言,有些訝異,他不禁說道:“太子當真如此不堪?”

    男子連忙答道:“卑職所言句句屬實,斷然不敢欺瞞陛下。”

    文帝不禁微笑,整個人也輕松許多,說道:“你不必擔心,朕并非見怪于你,只是有些詫異。”

    男子有些不解,疑惑說道:“為何陛下得知東宮暴怒,反倒如此輕松?”

    文帝點頭道:“朕立老二為太子之前,太子表現得恭仁謙和,但是在朕將之立為太子之后,卻是發現了異常。”

    男子愕然,文帝繼續說道:“老二遠非朕想象這般恭仁謙和,其心機深沉,遠超朕之想象,為了達成目的,不擇手段,隱忍至此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心驚,猶豫問道:“那陛下何不趁此機會,廢立東宮,”

    文帝側目,繼而搖頭道:“不可,此事沒有這么簡單!之前老二便是與楊素走得頗近,而此番,又透露出軍中關系。朕亦不知道老二這段時間,究竟拉攏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文帝面露沉思之色,隱有憂慮說道:“若是此前,朕自然能夠輕易將之廢立,但此刻卻是不同。老二牽扯的關系越多,其中便越復雜,朕亦不能夠輕易動手。”

    男子乃是文帝親信,統領著文帝麾下一支不為人知的暗衛。其信任程度甚至超過獨孤皇后。是以文帝才會將這般隱秘之事告知。

    文帝雖然貴為天子,但隨著年紀漸大,疑心越來越重,再有他曾經信任的重臣楊素,竟然悄無聲息被楊廣拉攏了,他如今能夠相信的人已經不多。

    男子肅然,他似乎有感文帝心意,行禮道:“不知陛下,欲要卑職如何?”

    文帝目視男子,朗聲道:“太子之事,關系重大,當徐徐圖之,不可魯莽行事。你之任務,便是探查太子隱秘,朕倒是要看看,到底有多少人,以為朕已經老了!”

    男子行禮再道:“陛下之意,卑職明白,定不負陛下所命!”

    文帝逐漸緩和,微微點頭道:“好,你先下去吧,讓朕一個人靜靜。”

    男子依言退下,偌大一個宮殿之中,只有文帝一道身影高坐,面容有些疲憊。

    待男子離開,文帝終于是難以掩飾倦容,他有些恍惚的自言自語道:“老二心思如此深沉之人,當真會因為羅成不愿歸附于他,而從軍中調遣精銳截殺嗎?”

    文帝皺眉思索,卻是得不到答案,他沉吟道:“莫非老二背后有人指點,故而一直故作假面,如今登臨太子之位,終于是本相畢露了嗎?”

    不論如何,文帝終究還是松了口氣,若是一個心思縝密,毫無破綻的對手,那就太過可怕了。楊廣的表現雖然讓文帝覺得驚駭,但終究是有跡可循。

    文帝心中思緒不斷,卻始終無人告知他答案,他搖頭說道:“老二,你之性格,實在不適合作為一國之君,此非朕之偏見。”

    心中恍惚,文帝慨然說道:“呵,無論你藏得有多深,朕都會將之找出來,朕會讓天下人知曉,朕尚未老,誰人敢犯朕之威嚴。”</P>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