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不同的黑、夜

    UC小說網手機站:m.ucxsw.com

    已經過了零點了!也就是說第七個游戲日已經到來!同時這也是第二個游戲周的第四天剛剛開始!

    尤戲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快把舌頭都要嚼斷了,終于讓洛京晨高興了一點點!

    “幸好以前沒事就看看書,不然現在估計連話都不會說。”尤戲心里暗暗慶幸了一下。

    洛京晨開了門,尤戲拿了一些吃的就走進去了!完全意想不到地是洛京晨直接就朝自己撲來過來,緊緊抱著自己說道:“不要離開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全部都是假的,這個世界里的一切都是假的,我怎么怎么可能不是爸爸媽媽的孩子呢!”洛京晨發顫著說道。

    她的頭發亂亂的,嘴唇有些發白,眼睛已經哭腫了,里面的血絲有些恐怖,尤戲看著竟然生出一種莫名的心疼感!尤戲伸出手把她也緊緊抱住,差點就配她一起哭出來了!因為自己也是一個假孤兒,說起來自己的遭遇可比洛京晨要慘一千倍一萬倍呢!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洛京晨突然一陣咳嗽,臉囧地通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你沒事吧!?”尤戲關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輕點,疼!”

    尤戲愣了兩秒,連忙松開一點,憨憨地說道:“對不起啊,我太入戲了!”

    洛京晨稍微吃了一點東西,倆個人就躺下了!

    突然洛京晨問道:“你知道小雪去哪里么?為什么我給她發消息她也不回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我怎么這么慘,我現在除了錢真的一無所有了!”洛京晨在黑夜中轉過頭看著尤戲說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,我覺得你還是挺好的……我比你慘的多……”尤戲這一說就沒停,他覺得說說自己的遭遇可能會讓鐘雪白好受一點,而且這樣也能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,她就不會那么難受了!

    足足講了快一個小時,洛京晨聽的是目瞪口呆,嘆了口氣說道:“好吧!還是你慘一點!那你別哭啊,我可怎么會安慰人!”洛京晨看到尤戲的情緒有些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喂,你能變成大狼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帶我出去飛一下,我想看看月亮。”

    “狼似乎不能變,但是帶你倒是可以,就是得抱著你飛……”尤戲尷尬地撓撓腦袋。

    “真的!那好,你等等我,我去換衣服。不,是你出去,我在這里換衣服!”洛京晨一驚一乍地說道。

    這不符合常理呀!洛京晨現在反正突然像個沒事人一樣,有點奇怪,絕對的奇怪!尤戲敏銳的洞察力告訴他,,這丫頭絕對要搞事情!

    不過畢竟有些事情也不能太招搖,尤戲帶了洛京晨關好了門,下了樓,往廢舊工業園后面的山林靠近。

    尤戲仔細地打量了一下洛京晨,感嘆道:“哇!可以呀!你還去化了個妝!”

    不過不得不說這個妝真濃,不過還真是蠻漂亮的,尤戲也就多看了兩眼,好吧三眼!關鍵是這丫頭今天終于不是那副大媽式穿法了,竟然穿了一套公主裙,而且還帶著紅色的貝雷帽,瞬間公主范十足!

    “怎么了!不好看嗎?”洛京晨瞪了尤戲一眼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看好看!不過,你這也太偏心了吧!自己穿那么好,怎么不給我買一套衣服,搞得我現在還穿著你和鐘雪白的衣服。”尤戲說的真是大實話,他現在里面穿著鐘雪白的襯衫,外面穿著洛京晨的衛衣,褲子更是不知道哪里撿的一條破洞牛仔褲。現在可是深秋,雖然這里的冬天并不冷,但是尊重季節可是國人的傳統美德,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這不是怕你撐壞么!行行行,明天一定給你好好買套衣服……不過,你得帶我飛……”洛京晨的語言有些溫澀感。

    尤戲特地偵查了,這次沒有什么異常,不會像上次一樣出現怪物。

    這不剛走到廢舊工業區的時候,尤戲就實在不想走了。環顧四周沒人之后,直接就把洛京晨抱起起來,當然是面對著面,不然反著確實有點奇怪。

    洛京晨好奇地摸了摸尤戲身上巨大的肉翅,剛把頭朝下一探,就是一聲巨響:“啊!”

    尤戲渾身一哆嗦:“怎么了麼,我心臟都快被你給嚇出來了!”

    “我害怕……我有點恐高……”洛京晨把尤戲抱的更緊了,語氣中竟然離奇的帶嗲。

    “那我飛低一點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你飛高吧!越高越好,我……我想俯視這個世界!”洛京晨有著心里有鬼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行,不過不能太高,不然就沒有什么東西做掩體了,會被別人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只見,尤戲身上的肉翅全部打開,直接飛上了大概有二三百米的空中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往那邊挪一挪,這邊底下樹枝有點多,那邊平一點,視野好!”

    幾番挑剔之后,尤戲終于飛到了一個讓洛京晨滿意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謝謝你!能不能幫我個忙,給我拍幾張好看的照片燒給我,順便給我收一下尸!再見了,這個世界!”

    洛京晨狠狠地咬在尤戲攬著自己的一只手臂上,雙手自然分在,閉上眼睛,腦袋向下彎,眼睛緊閉。

    迷之尷尬,洛京晨并沒有掉下去,晃了半天身體,最終也只有帽子掉下去了!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不松手!怎么這么不配合……”洛京晨用拳頭不停捶打尤戲的胸口,用嘴咬住他的肩膀,瘋狂掙扎著。

    洛京晨感覺到那雙有力的大手似乎一直沒有動一下,而且嘴角似乎有什么液體在流淌。一睜眼才發現自己好像太用力了,他的肩頭正在流血!

    神奇的是下一秒,咬痕就什么也沒有了!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不讓我死,我都這樣了,在這個世界還有什么留戀,我實在承受不住了!任何打擊我都不想再接受了!”洛京晨嗚嗚地哭起來。

    尤戲一只手掐指她的脖子,把她提到半空中,問道:“我問你,你有什么資格去死!”

    洛京晨頓時一震,連掙扎都沒有掙扎一下!

    尤戲眼角都有些濕潤了,差點都把她養父母的事情說出來了,但是最好想了一下還是忍住了!

    “好,我成全你!”尤戲很果斷地松開了手!

    真的會讓洛京晨摔死么?顯然不存在這種情況,就在洛京晨快落地的時候,尤戲俯沖下來把她接住了!

    “現在我救了你,那現在你的這條命就算我的了!我命令你不許死,而且還要好好的活著!”尤戲幾乎是嘶吼著說最后幾個字的。

    洛京晨呆呆地看著他,不知道是不是腎上腺激素太多,臉通紅通紅的,而且一副小鹿亂撞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行了!回去吧!我背你!”尤戲蹲下把她架在背上。

    “那我的帽子呢!你給我找回來!”洛京晨像個小女孩一樣撒嬌地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黑,我哪知道掉哪了,怎么找,算了吧!明天你再去買一個吧!”

    洛京晨沒有像平時那樣和尤戲吵吵,就只是靜靜地趴著他背上,她感覺自己其實也不是那么孤單。

    也許,只是多一個人,對一雙筷子,就能給你一個世界的理由去活下去!因為有些東西真的很美好!

    尤戲回了一下頭,因為他總覺得背后有一雙眼睛一直盯著自己!也許是錯覺吧!可能是最近太敏感了!</P>
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